养生

复盘中兴手机的2018

2019-05-14 19:58:03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原标题:复盘中兴的2018:运营商成一根救命稻草)

中华酷联时代,彼时苹果还在与中国运营商不断相互试探,三星的市场份额也未跌到眼下地步,包括中兴通讯在内的国产厂商一派生机之象。

后随着运营商补贴改革,加上开放渠道与线上渠道的冲击,中兴通讯逐渐退出了主流舞台。直到去年发生了震惊全部行业的"制裁"事件,将本就深陷困境的中兴业务推向了又一个深渊。

2019年1月17日晚间,中兴通讯发布了公告,提名李自学、徐子阳、李步青等为公司第八届董事会非独立董事候选人。董事会换届后,中兴通讯也在阵痛中逐步恢复。

董事长李自学也在新年致辞中表示,在终端业务(主要是)方面,"要做评估,是否是能不能满足我们的要求。"但他还认为当前机型仍然偏多。

不过根据我们从电信天翼产品库中查询到的结果显示,2018年中兴报备入库4款终端机型。当然按照运营商定制需求,移动与联通也会有不同制式的产品机型。

曾身处国内市场一线阵营的中兴,其终端业务乃至与华为直接掰过手腕,为何会沦落至如此田地?

手握一手好牌惋惜却被"打烂了"

王英是2012年前后加入到中兴应聘促销员,她看中的是中兴整体的体量以及未来的发展空间。值得一提的是,当时中兴在渠道中的口碑已经在走下坡路。

但在十年前的2002年,许多厂商对小灵通市场并不看好,而中兴高层却敏锐地察觉到了这项业务背后隐藏的商机。随着小灵通需求量大幅增长,中兴通讯迅速切入到市场当中。

当时的市场究竟有多火?我们从中兴SJZ办事处一名前终端员工处了解到,小灵通在HB省11个地市非常走俏,除石家庄外其余地市几近都处于断货状态,由于运营商还未成立直供中心作为分销平台,有些中兴地市经理喊上代理商连夜赶到机场"蹲点抢货"。

再后来随着国产市场份额急剧扩大,中兴异军突起,进入高速发展阶段。2003年,销售额占到中兴总销售额的近20%。

但是接下来的几年,运营商补贴政策逐渐调剂,而补贴也不再是"中华酷联们"的独享大餐,小米依托线上渠道崭露头角,OV下开放渠道逐步崛起,中兴发现,再不转型业务很有可能出现大问题。

其实中兴也曾加大资源投入到开放渠道与终端零售的建设上,不仅为国内TOP级零售经销商建档制定过单独的返利政策,以期建立起长期牢靠的渠道关系;同时还曾成立了专门负责终端销售的终端零售部门,大批招促销员与区域督导。

2014年由于表现出色,王英被上级领导提拔担任终端零售经理一职。据王英回想介绍,她后来负责全部HB省份的促销员、督导团队成员,多时足有100多人。

成本不断上升,但业务在盈利上并没有得到改良,作为一家上市公司,股东们肯定不允许企业这样"烧钱"。所有的努力付出几乎付之东流,当时主导"变革"的曾学忠也终究离开了中兴。

接下来是终端零售部门被打散,王英被要求直接与政企类客户对接行单业务。王英形容当时的心情,"感觉一下子到了人生的低谷,从来没有跑过业务,心里没有底。"

2018年3月,中兴智能终端有限公司宣布成立,时任中兴通讯终端CEO的程立新担负董事长,中兴通讯原中国区总经理白波任中兴终端中国总经理。当时新公司定下了宏伟的目标:"3年内成为国内行业主流品牌。"

谁都没想到,中兴智能终端有限公司尚未壮大,便被"扼杀"在摇篮中。

被"制裁"后的业务完全瘫痪

2018年4月15日,对于王英在内的中兴员工来说是一个无比黑暗的日子,美国商务部签发了一项即时生效的命令,启动了针对中兴通讯和中兴康讯(中兴通讯控股子公司)的禁止出口令。

制裁期间,中兴业务几近陷入瘫痪状态。据王英描述,"业务都停了三个月"的时间,终端业务部门的员工"啥也没干"。

据路透社介绍,中兴有25%-30%的零部件来自美国供应商,核心的零部件对美国供应商依赖度较高。这就意味着,中兴所需的核心零部件短时间内难以找到合适的替代品。

数据显示,2017年中兴智能(含努比亚)出货量为4265万台,较2015年的5600万台减少了1335万台,位居国产厂商出货量的第七位,市场份额为2.09%。幸好"制裁"只持续了三个月,不然后果不堪设想。

但中兴在2018的产品上市计划也被彻底打乱了。据了解到的计划显示, 中兴曾计划于2018年5月推出中兴Blade V9,6月发布新一代旗舰天机Axon 9,推出年底Axon M二代。结果Axon 9推迟了三个月,Axon M二代更是遥遥无期。

一些员工似乎已嗅到了"山雨欲来风满楼"的气味。"破巢之下安有完卵",这是某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中兴离职员工对我们描写当时他内心深处的感受。

人员"大换血"独立"无疾而终"

本来还打算解禁后联系一下之前客户的王英突然接到了人事的通知,公司将给予她N+1的赔偿,但必须尽快办理离职手续。对这份长达7年的工作,王英难免有些不舍,毕竟的青春年华都是在中兴度过的。

解禁后的中兴,很多终端员工或被动或主动选择离开了这家熟悉的企业,就我们从HB省当地了解到的情况,目前业务早已归属到"3营",之前负责终端业务的人员或转岗或划拨到了"三营"。

不过,使人揪心的,还是那些被逼无奈离开中兴的管理层人员。他们对于中兴通讯,或多或少都有过付出与贡献,以这种方式离开,难免有些"不甘心"。前中兴通讯执行副总裁(EVP)、全球营销负责人张振辉还特别发出了1封告别信《却顾所来径,苍苍横翠微别了,我的小火伴们》。

值得一提的是,在2018年7月份,中兴智能终端有限公司人员架构产生了变更,由于程立新的离职,董事长1职由徐峰担任,而白波作为公司法人仍然担负董事兼总经理一职。只是解禁至今一直没有站出来发声,看来白波虽然没有遭到影响,但是处境也其实不乐观。

5G竞争仍然剧烈,NB-IoT或是一条新出路

早在王英收到离职通知之前,其实她本人也曾对中兴的未来有过憧憬,毕竟中兴通讯善于与运营商打交道,不排除依托良好的客户关系,在5G到来之际,重获一些份额。但这些希望与想法,却在2019年5G元年到来之际幻灭。

那末中兴是否还有机会在国内市场翻盘呢?尤其是5G即将大规模实现覆盖,毕竟中兴通讯也是5G络建设者之一,技术上依然占据优势。个别业内人士也表示出了对中兴通讯未来的看法。

"5G领域现在还处于研究阶段,预计要到2019年下半年才开始起步。"界研究院孙燕飚说,"中兴通讯受罚款事件影响有所损失,但未来在5G领域可能有一番成就,值得拭目以待。"

但在业务这块,中兴想要重回主流行列,恐怕并不容易。毕竟5G即便大面积覆盖后,竞争仍然会十分激烈。况且,中兴业务不断萎缩,很多订单基本上靠的是行单。

当然,即使环境险恶,中兴始终没有考虑过放弃掉业务。首先在2019年年初全新折叠屏专利申请的露出,表明中兴的产品研发实力依然存在。

而中兴通讯总裁徐子阳在去年的一场临时股东大会上就明确过,终端业务是中兴通讯5G主产业链不可或缺的部份,将继续坚定投入。

不过可以预见,今年中兴将进一步收缩渠道,同时产品线也会进一步"瘦身"。使人担忧的是,继续依靠运营商渠道始终会存在弊端,中兴很难取得更大的生长空间。尤其在向某些渠道经销商的采访中了解到,个别经销商还有部分中兴老旧机型的库存,这些难免会给中兴以后重返国内社会渠道与开放渠道带来隐患。

与此同时,在业界还有另外一种声音认为,一旦5G络大面积覆盖后,物联也将开始大规模商用,或许就是中兴通讯开始收割物联红利的时候,届时中兴业务也有可能获得一个新的机会点。

要知道,作为NB-IoT的主要发起者和推动者,中兴通讯参与了制定NB-IoT标准化的工作。基于NB-IoT的端到端解决方案,中兴不排除趁势站上风口,这也许也不失为一条蹊径。

经期延长喝什么好
血瘀型经期延长怎么办
气滞血瘀型痛经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