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汽车

西南证券董事长遭举报数宗信托业务被指抢钱鲜

2019-01-14 10:56:51

  西南证券董事长遭举报数宗信托业务被指抢钱

  《瞭望东方周刊》康正|重庆报道

  因为在上实名举报西南证券(10.38,-0.41,-3.80%)董事长翁振杰是重庆“金融黑社会”,这一周来,重庆市人大代表张明渝几成金融市场焦点。不过,现在谈及这场举报,他有两个“没想到”:一是他发举报帖早在重庆两会前,直到重庆两会开幕才引起轰动;二是尽管轰动如此之大,迄今尚未有任何部门找他核实过相关举报。

  作为重庆市人大代表,举报事件闹开以后,张明渝现在正常参加重庆正在举行的市三届人大四次会议。因此他在1月13日中午接受《瞭望东方周刊》采访时,谈到将近两点,霍然从椅子上站起身要走,连连说对不起,“要迟到了,要迟到了,下午的会不能缺席。”

  这是张明渝首次就自己的举报事件,选择性地和部分媒体约谈。前两天,无数打过张明渝,他犹豫不决,现在他说想通了一个道理,只有自己不断接受媒体采访,人身才会更加安全。

  举报翁振杰两年

  张明渝42岁,1984~1993年间,在中国农业银行(2.59,-0.06,-2.26%)沙坪坝支行做会计;1993~1998年,任职重庆渝嘉摩托车有限公司总经理;年间,他的角色为重庆同创置业(集团)有限公司(下称“同创”)创始人、总裁。

  同创曾在重庆房地产开发领域取得骄人业绩,实力排位一度进入重庆房产企业前五,他本人因此被划为重庆早一批成功的民营企业家序列,这样也就有了重庆市政协委员、重庆市青年联合会委员、重庆市工商联常委、沙坪坝区工商联副会长、重庆市统战部光彩事业促进会副会长、重庆市青年企业家协会会员等职务经历,现任重庆市第三届人大代表。

  张明渝在1月7日这天,从络论坛上发出了他的举报帖《实名揭露重庆腐败官员翁振杰》,帖文中,他公布了自己的身份证号码等信息。

  遭到举报的翁振杰,在重庆具有更高的知名度。翁是重庆市第三届人大常委,民建中央经济委员会委员。历任北京中关村(6.36,-0.27,-4.07%)科技发展(控股)股份有限公司副总经理、北京中关村通信络发展有限公司总经理,现任西南证券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重庆国际信托有限公司(下称重庆信托)董事、首席执行官、重庆三峡银行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益民基金管理有限公聚氨酯筛司董事长。

  翁系金融队列中,重庆信托以其资本实力“位居全国信托公司前列,是中西部的信托公司”,西南证券、三峡银行更是重庆金融界翘楚。这些家底,使翁本人成为重庆金融大鳄。

  张明渝对翁振杰的举报帖,轰动了络,张、翁之间的芥蒂一时闯入公共视线。不过,张13日透露,他早在2009年就开始通过工商联管道往上面呈递对于翁的举报。

  “开始我对他抱有一些幻想,只是想解决问题,所以错过了重庆2009年中开始的那轮打黑。”张明渝至今感到惋惜,从2010年5月起,他开始给中纪委写举报信,此次,他再次投书络。

  截至目前,张明渝没有向外界公开他投诉问题所涉及的任何证据,他只对媒体做出承诺,他所举报的每一起事实都有证据,同时他会选择时机不断公开这些证据。

  从信托融资开始的“蜜月”

  此次张明渝通过帖对翁振杰发起的实名举报,列举了翁6方面的“罪行”,包括“侵吞国有资到底产,非法控制三峡银行和重庆信托获取巨额不明财产”、“挪用公款1.84亿,向黑社会提供放高利贷的资金”、“强迫交易,非法鲸吞同创价值数亿元的资产”、“恐吓威逼,暴力收债”以及索贿和“指使围攻民生银行(5.01,-0.09,-1.76%)”。

  《瞭望东方周刊》注意到,所举6方面问题,多源起于此前几年中,同创与重庆信托所做的几笔信托融资业务。

  2004年前后,张明渝在重庆江北区看中一块地,打算买下来开发“同创国际”,但卖方要求一次拿出2.2亿,他手头可调动的头寸却只有1.2亿。当时,张明渝了解到,重庆另外两家实力开发商也加入到该地块竞争中来,因此,自己的资金缺口让他很着急。

  这期间,经过一位银行行长牵线,张认识翁振杰。翁答应通过重庆信托介入解决同创融资问题,由此让张抓住了救命的稻草。后来,双方达成一项1亿元的信托融资方案,并很快投入了运作。

  由于张至今没有出示手头原始协议,其本人对金融术语也感陌生,因此,《望东方周刊》无法确认此次融资方案准确内容。据张明渝描述,当时是由重庆信托提供给同创1亿计息资金,指定用于该块土地的购买和开发,但重庆信托为了保证1亿资金安全,要求同创将公司股权转让至重庆信托,并将同创公司证照、印鉴等交由重庆信托保管。

  据业界人士分析,企业向信托机构做信托融资,可以以公司股权转让形式操作。其操作流程为,需要资金的企业将全部股权交由信托处置,信托将这笔股权做成一个信托产品,经相关部门批准后,面向市场发售。发售信托产品所获资金交给企业,从而解决了企业的融资需要,企业为此向信托机构支付一定金额的融资服务费。

  信托为企业融资,并将资金交付企业后,国内通行的做法,是信托派人进入企业的财务总监等岗位对资金使用进行监管。“但企业的经营、管理仍应由企业自己负责。”

  但张明渝称,同创和重庆信托达成的协议中,亦未要求同创将印鉴交出,但在实际操作中,重庆信托却强行操作,他不交不行。在张明渝看来,从重庆信托融资后,公司的主权也被重庆信托剥夺了。

  不过,同创国际项目开发十分顺利,这使张明渝很快能够从房产销售回款中组织1亿资金还清重庆信托的融资款。这次融资以后,同创和重庆信托的关系步入长达数年的“蜜月期”。从张明渝的举报信看,在“蜜月期”里,同创或直接或间接帮助重庆信托干起了“洗钱、放水(高利贷)”等勾当。

  重庆市政协委员、重庆市警察协会常务理事、重庆银鑫科技(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唐鑫政,同样为重庆房地产界的风云人物,他在13日上午向本刊间接证实了同创和重庆信托的关系。他说那时候都知道翁振杰是张明渝大哥,所以,他在张明渝已经落魄的时候浑然不知情,还一次拆借给张数千万元现金,这笔账几成烂账。

  重庆信托门口的自焚案

  张明渝与翁振杰的“兄弟”关系,在2007年金融危机袭来之后,慢慢变味。

  据张明渝讲,2007年,同创在重庆高九路开发“同创高原”项目时,再次遭遇资金短缺。在这种情况下,他找到翁商量,双方又依样画葫芦做起了与此前类似的信托融资操作,这一次是3.5亿。

  然而,据张明渝说,2008年并未见好转的经济形势没能使同创缓过气来,却遭遇了重庆信托的“袭击”,“金融风暴给同创集团造成了严重困难

西南证券董事长遭举报数宗信托业务被指抢钱鲜

,翁振杰乘人之危,安排重庆信托高管直接以高利贷公司名义向同创下属公司放高利贷的业务。2008年6月,翁振杰派人接管同创及其下属公司的全部公章和财务章,实际控制了同创的全部经营和资金使用。”

  张明渝还在举报信上指,当时,同创的净资产有5.2亿元,账上还有1.7亿多元的现金余额。但同创账上的现金被翁振杰控制不能使用,只能对外借高利贷,“其中不乏由翁振杰安排或者向翁振杰的同伙‘借’的多笔高木工机械仿形铣床利贷。(这些)高利贷以收‘利息’的名义吞噬了同创集团1.4亿元以上的现金,同创集团出现流动性困难。”

  张明渝说他这个时候还不明就里,还防爆地漏生产厂家把翁振杰当大哥指望他施以援手解燃眉之急,“2009年1月,翁振杰让我去深圳逃债,说同创集团的事情整个由生命在成长他来处理。与此同时翁振杰却趁我不在重庆之机,安排重庆信托给政府写报告,谎称张明渝‘出逃’,不知所终,欺骗市政府有关领导同意重庆信托和北京一家公司在我不知情的情况下强行‘重组’同创集团。我于2009年3月回重庆,翁振杰及其同伙已霸占了整个同创集团。”

  张明渝说,他躲债回到重庆,看到报告非常生气,问翁是怎么回事,翁说也是为了同创好。据张明渝讲,翁初给他在同创安排了一个职务,月薪5万元,后来,由于他不断举报翁,而且经常不去上班,2010年7月份,翁把他从公司除名了。“我现在连医保都没得,五险一金啥子都没得。”13日,这个昔日的民营企业家边讲话边哭,他说,至此,他和他辛苦打拼出来的公司被抢得一干二净。

  张明渝在诉说中不断把重庆信托的做法指为“挖坑埋人”。无独有偶,重庆另有一家房地产公司此前亦通过帖等形式举报重庆信托“挖坑埋人”。

  这位房企曾经也因融资需要与重庆信托接触,后来达成2亿元的融资协议。该房企一核心员工12日告诉《瞭望东方周刊》,双方也是以股权转让的方式进行融资操作,协议签订后不久,重庆信托就控制了公司的全盘运转,导致项目无法正常开发。

  这样,在项目开发流产,约定时间到期无法归还重庆信托款项的情况下,“重庆信托彻底吃掉了公司。”

  为此,该公司和重庆信托还生出一段风波。2010年3月间,该房企老板女儿为了向重庆信托讨还公道,开车到重庆信托办公大厦门前给自己浇上汽油点燃。

  本刊试图约见该房企老板,被告知女儿在家抑郁,自己又身体不好,亦不愿见人。

  同创原办公室莫名起火

  13日早上9时,本刊到重庆信托办公室试图采访负责人翁振杰,并提出重庆信托方面能否就张明渝所举报问题的真伪进行证据核对,副总经理侯联勇表示,翁正在两会当中,将转达采访要求。13日晚10时17分,本刊拨通翁振杰,翁称由于此事牵扯面太多,不方便接受采访。

  谈及此次举报多涉及信托业务,翁表示很多企业家对信托这块业务不是很熟,大家都还把它当成银行,从银行借了钱有了就还,没了就拉倒,“银行多少年的烂账,多少烂尾楼都放在那里,几万亿的银行不良资产不就这么贷出来的吗。”

  翁振杰还解释,“信托不一样,我拿的投身边的那个人早已不在资人的钱,我们是一对一的,所以我必须为投资人负这个,把好这个关。”

  翁振杰表示,重庆信托将就信托业务方面的问题再行与媒体约访。

  13日上午11时左右,本刊获得消息,原同创一间办公室在12日前后突然起火,本刊赶至现场后看到,办公室内一片狼藉,一些文件资料被烧毁,所有电脑硬盘已被取下。一些残留的公文上,还有清晰的“同创”字样。■

烟台健身路径生产厂家
中山橡胶裁断机报价
扬州男式雨鞋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